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纤尘

用我最安宁的温婉,触摸岁月的缠绵,为情感,落一笔倾心的句点!

 
 
 

日志

 
 
关于我

陌上纤尘、湖北人。中国散文协会、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早年教书、喜好写作。发表网络文章300余篇。纸质作品散见于《现代作家◎文学》、《中国新诗人千家》、《星星诗文》、《青年文选》、《鸭绿江》 等刊物。(中篇小说《都市女人》之〈聿燕殊途〉已如期完成。)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初夏,风掠成殇  

2013-05-01 21:39:16|  分类: 静水流深◆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初夏,风掠成殇Divider

 

 

 

题记:一些忧伤,一些怀念,一些切合流年的曲调,落两滴心伤的泪。陌上,祈愿,好人一生平安!

                       ———陌上纤尘       

【原创】梦里梦外,愁思潜绪 - 陌上纤尘 - 陌上纤尘

 

◇◆◇◆              

不可否认,有一些忧伤会突然的在某个瞬间将美好击碎。

昨天,母亲在电话里说,老舅父和两位表哥各从不同的地方相继回到家乡,是生病了,并且三人病情都非常不乐观。我久久的握着电话,听着挂断后‘嘟嘟嘟’的忙音,我突然的感觉人就像是被命运丢在了荒芜的深谷里,呼啸的风填满山谷。我,捂住胸膛,好像这里真的被填满了。

伤感,席卷而来,想哭。

很多人都说过:世界上有一个人走了,天空中就会多一颗星星。那颗闪耀在夜空里的星,是我们心底里怀念的种子。我想,每次我们遥望星空时,我们曾经熟识的那些人,一定会静静走进我们的心里。

 

◇◆◇◆        

第一次关于生命逝去的记忆,是在幼年。当时自己大概有六七岁,有一日听母亲说,老外婆——母亲的祖母去了。被母亲匆匆领到那个熟悉的小村庄,老远就听到一阵阵撕心般的哀号,心里竟莫名起了惊慌。走近了,目之所及的全是晃眼的白色。白色的灯笼,白色的孝衣,白色的灵堂,还有身穿孝衣的亲人们苍白的脸。外婆已经沙哑无声的哀恸让我陌生,母亲的眼泪和哭声让我陌生,舅妈的抽泣让我陌生,我心里充满道不明的不安。

对于老外婆的印象很模糊,只记得那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总是拄着一根褐色的拐杖。在成殓时,在人群的缝隙里,我看见了躺在黑漆棺材里的老人。似曾相识的脸,面容平静,似乎已经了无牵挂。满脸的沧桑,额头突起的青筋,静止的身躯,都让幼小的我心里充满了害怕和恐惧。那是对死亡本能的惧怕,那一眼至今印象深刻。

 

◇◆◇◆        

母亲的妈妈——我的外婆是我最爱的亲人,在我心里是最有权威的人。2010年夏天里,撒手而去,永远地离开了我。而我在彻夜无眠中,任由泪水肆意流淌。在送丧路上,哀哀唤着永不能给我任何回答的外婆。在棺木沉入地下时,撕心裂肺地痛哭失声。其中悲痛,无亲身感受,不能真正明白。外婆的离开,使我失去了被宠的感觉,成了我心里永远的痛。亲人的永别,让我目睹了死亡的无奈与不可抗拒,还有生者永远的遗憾!

 

◇◆◇◆        

两位表哥是我小时候在舅家相处最多的人,因为比我大很多的缘故,总是很照顾我。即便很少相聚,可到了如今四十不惑的年龄,回想起来依然如小时候那般让我觉得可亲。表哥们都是特别能吃苦耐劳的男人,因家中兄弟姐妹多,他们很小就开始操持家务,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婚后还是相互扶持,尽自己所能对渐渐长大的弟妹们给予帮助。后来表哥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母亲曾经带我去看过他们,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能感受到他们的那份温厚祥和,以及他们的幸福生活。

走了这多年,可是幸福的脚步却在如今受阻。孩子们都要长大了,都到了结婚成家的年纪,他们不辞劳苦攒了不少血汗钱,回老家后全做了几幢新楼房以备儿子们婚用。也是因为多年来的辛苦劳累,使本来如日中天的强盛的生命,突然的病魔袭侵,只听得医生一句:无回天力!面对这样的不幸,我读到了辛酸和残酷。

 

◇◆◇◆        

此时的夜,很静,想着这些,我的眼睛湿润了。人生啊,就像是飘落在干裂的平地里一枚小小的种子,有一些长了翅膀,由乘着风奔着向往的青葱岁月飞逝而去,最终在滂沱的雨水中同自己的身躯被泪水淹没埋葬,那是他们不曾后悔的执迷和信念。而有一些则是另外的一种,艰辛飞舞时被折断的羽翼,在痛苦岁月里挣扎了许多年,再狠下心来拆下了那只破败不堪的曾经闪过五彩梦想却又伤痕累累的翅膀,最后才不舍地哀哀落下。泪水中,我真实地感受着生命的无常,生命的脆弱。

 我们这些表兄弟姐妹,成家立业后,忙于生计,大家都奔赴四面八方。这些年亲情在忙碌中被忽略,以至于酷似已经淡忘。而酷似忘记的,实际上是最深的记忆。

上一辈的亲人,走了一位又一位,我很怕听到相关如此的消息,我更怕某个闲时会想起他们,心会很久很久地疼......

所以,我总是牵强地把那些旧往安静地尘封,不去触碰,不去思忆,只愿意偶尔地想起,偶尔地怀念,再偶尔,也有泪落,似乎,一切只与流年相关了。可是,关乎情太久,关乎流年太久,那些沉淀在记忆深处的浪花,总有一些翻涌着上来,又下去,一卷一卷情真意切,一幕一幕深沉忧伤,总令人难以自持。

 

◇◆◇◆        

人本来就是散落在干涸了的土地里一枚小小的‘种子’,因为丢失了风的翅膀,所以翻动身躯,用所有额力量扬起覆盖在身上那片厚重的沙,然后义无反顾朝着未知的旅途前行,历尽艰辛的汗水和泪水轰轰烈烈扬撒在每一个被干枯了的土地上面,为着亲情奉出了那颗心,他们流干了身体里最后的一滴血,每一滴血轻柔的飘落,转瞬即逝,却如此轻易的洗涤了岁月的艰涩。我抬起头,望向夜色迷漫的窗外,仿佛看看见‘飞行的种子’,那些如同表哥他们曾经一样鲜活的身躯在挥洒爱与力量自由又孤傲。我不禁,泪流满面。

人,本来就是命运遗落在干涸大地上的一枚小小的种子,虽然都经历漫长的苦痛与折磨,却依然如故。我仿佛听到轻轻轻轻的在这朦胧的夜色如水中,那些曾为青葱的岁月在夜里轻声呜咽,那是谁遗落的伤。

 

◇◆◇◆        

此时,似乎是,字里行间,还有许多影子和许多并不曾与流年一起远去的情感画面。写了罢,时光的长卷里平添惆怅,不写罢,这样的忧伤流来流去,总还似了一个无家的魂灵,兀自哀着伤着,徒增疼痛。

知与不知,一掠而来,一掠而去,在时光背后愕然地承受这些沉沉的忧伤,心总还是有些纹路,曲曲折折,抚不平,抹不去。亲情深深浅浅地长在心房里,如同自然生长的纹路,流光愈碎,纹路便愈深。我始终不愿相信电话那端那些事是真的.......

佛曰:佛陀渡众生。

凡心:别无奢念,只求健康!只愿健康!

 

【原创】梦里梦外,愁思潜绪 - 陌上纤尘 - 陌上纤尘

Divider

  评论这张
 
阅读(858)| 评论(1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