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陌上纤尘

用我最安宁的温婉,触摸岁月的缠绵,为情感,落一笔倾心的句点!

 
 
 

日志

 
 
关于我

陌上纤尘、湖北人。中国现代作家文学出版社编辑、中国散文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网易文学圈之紫陌文苑 创始人。早年教书、喜好写作。发表网络文章400余篇。纸质作品散见于《现代作家》、《中国新诗人千家》、《星星诗文》、《青年文选》、《鸭绿江》 等刊物。(中篇小说《都市女人》之〈聿燕殊途〉已如期完成。)

网易考拉推荐

【中篇小说】原创《都市女人》之 聿燕殊途◆下◆  

2014-10-16 16:57:14|  分类: 若水红尘◆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篇小说】《都市女人》之 聿燕殊途 ◆下◆

 

题记:记不得情迷几生,又轮转几世?30岁女人的情感如梦魇一般,情与爱在轮回的剧情中脱节,喧嚣的浮世,梦与期待,欲望与道德,交错纷杂......

 

图文:陌上纤尘     



【原创】曲墨细语,犹忆君 - 陌上纤尘 - 陌上纤尘【原创】曲墨细语,犹忆君 - 陌上纤尘 - 陌上纤尘

 

●7.●    


 

都市女人的生活中,亦或影视里,总是会有一些爱情故事,易于潸然落泪,易于愤愤不平。聿燕也和她们一样,很想拼死拼活爱一场。待蠢蠢欲动的心开始跃跃欲试,不由自主就走上了一条人生的岔道,后悔莫及。

 

聿燕酒后与行政经理的那一次,她就怀上了。而后,同居了六年的男人说去医院做一下体检后就结婚。一起走过了2000多个日日夜夜,男人终于提到了结婚一事,聿燕本该高兴才对,可是从她知道自己怀孕后,就一直处在一种惶惑不安的状态里。


        周日,黄昏时分,男人来了。他们和往常一样,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屋。那是一家很小却十分精致的音乐咖啡屋,非常适合谈情说爱,培养感情。

 

聿燕轻轻地呷了一小口咖啡,怯怯地说:“我,怀孕了。” 男人怔怔地看着他,愣是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聿燕瞅着他,脸有些发烫,心里开始害怕真相大白的那一刻。

 

“啥时候的事?多久了?我怎么不知道?” 男人回过神来,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上个月的事。” 聿燕弱弱地说。男人凝眉愣了一会儿:“上个月?” 男人狠命地一巴掌拍在桌上,满目恼憎地瞪着聿燕。聿燕哆嗦着低下头。各自心里都清楚,男人上个月根本没有来她这里过夜。


       “说!你个混蛋的娘们,跟谁?跟谁呀?说!瞒着我,跟多少男人上过床?” 男人咆哮着。咖啡屋的音乐在继续,只是屋子里的几对客人都投来好奇目光。

…… 

 聿燕羞愧难当,丢下一句:“我们分手吧!”泪流满面地捂着嘴巴,跑出了咖啡屋。

 


  ●8.●


 
        谈了六年的恋爱,在这个周日终止。


        回到住处,聿燕心乱如麻,开了音乐,听着王杰的那首《一场游戏一场梦》,拼命地流泪。在倏然而过的六年的时光里,与那个男人曾手牵手走过每一场繁华。大学落幕,青春散场,如今分手就真的算是各奔东西了,永远也回不到过去。听着音乐流泪的聿燕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


        寂静的夜,一片迷茫。临窗,她听见了风的声音,轰轰烈烈地从耳边呼过,蹂躏着她本已零乱的头发。虽然是秋日,仿佛带着寒冬的气息,异常冰冷。她的心,似乎已经没了一丝温度。
 
        泪一直流,心很痛,非常难过非常痛楚的感觉。这种痛已经无法描述,任何文字此时都是很苍白的。她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要冷却自己的心绪。不要想,不要想。她只求自己能够平静一点。但是,不听使唤的思绪却仍是撮合着久远的记忆,他温温的怀抱,他曾经的笑容......脑子里全是与他的过去。昏黄的灯光,沉沉的孤寂,在黑暗中扩散。


        今后的日子,聿燕再也不能与那个男人将温热的肌肤黏在一起取暖,感受那份历久的温馨了。她开始憎恨自己,憎恨现实的不公,如果总裁没有来公司,自己就不会莫名地奢望得到总裁的睛睐,否则哪会有酒后的荒唐,又哪会糊里糊涂地让那颗不该有的种子在她肚里生根萌芽......而这颗种子,如一个无形的杀手锏,一下就断了她的婚姻。

 


  ●9.●


 
        这样的季节,本来不胖的她开始穿宽宽的大大的外套,非常休闲的那种。已怀孕30多天的她,依然有着很好的身材。

每天上班下班,一如既往。闲的时候,看着镜中的自己,没有多少变化。瞧,扬起嘴角浅笑,还是很迷人。于是,她开始反思,与书生分手后,也就痛了那么一小阵,难道纠缠一起那么久也不能算是爱情?六年了,自己干吗将大把的好时光都浪费在那个白脸书生身上呢?自己为什么不找上那种优质多金的男人来当朋友?聿燕脑海里又出现公司总裁的影子,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的,她就明白了,是因为圈子。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因为书生,而给自己“画地为牢”,而“探牢”的人只有书生一人。

 

所以,聿燕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动用不多的积蓄报名MBA(高层管理人员培训班)。早早听同行的朋友说过,那里的学员,非富即贵,随便结识几个都是VIP。事实上,想进MBA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保证圈子的高端,对资历的审查非常严格。聿燕找到总裁,悄悄递上一份申请,希望公司担保让她达成愿望。那天总裁带她见了一个人,韩国某外贸公司驻泉州办事处的李先生,经常出入MBA 。就这样聿燕没费多少功夫,就顺利挤进了MBA。


        第一次上课,已是秋的尾声。虽然是南方的城市,可是晚上也开始有了一点点冬的料峭。那天聿燕特意穿了一件淡绿色的风衣,配上粉色丝巾,以一身旖旎“春光”,点亮全班。 聿燕毕竟在业务部任职很长一段时间了,社交能力还是有一点点的。在MBA她刻意努力,举手投足都有恰到好处的风情,班里女同学不多,满目皆是企业家。聿燕做足了心理准备,却也难掩心里的乏味,有孕在身,以后的工作生活也不知道会怎样。


        课间有人来搭讪:“聿燕小姐吗?”

 
        聿燕转过头,看见一张沧桑成熟的脸,细细的胡茬儿,带着传说中的男人味。她脑海里又闪现出总裁的面孔,这个男人不是总裁那种风浪雕塑型的,却也有着绝然不同的魅力,看上去尽管已是50多岁高龄,却应该是业内金贵。


       聿燕礼貌性地浅浅一笑:“哟,李先生,您好?” “听你们总裁介绍过你,很不错的年轻人!” 就这么简单,聿燕进MBA班结识的第一位“优质”男士——韩国李先生。


        这一课,知名度很高的经济学教授讲述了中国经济与国际经济的若干问题。聿燕在脑子里勾勒出一串国际著名公司的Logo,比如Chanel,比如Dior。课后,聿燕下意识地抚摸了一下腹部,内心有些矛盾,自己究竟想干什么呢?

 

●10.●  


 
         第二次上课是在周五的晚上,她刚装扮完毕,出门要打车的当儿,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一下才接听:“聿燕小姐,今晚上课吗?”“嗯,是要上课,您是哪位?” 聿燕接电话的同时,努力搜寻记忆中有没有这个声音。


      “嘿嘿,MBA同学,Mr. Li,坐我的车去上课,行吗?”电话那端非常磁性的男中音。聿燕记起来了,总裁见引的韩国公司李先生。


        这个晚上的课,接上次的内容,还是中国经济与国际经济的问题。课间,李先生端过来一杯咖啡,俩人一边喝咖啡一国闲聊。“下周六,我回韩国,你有兴趣一起吗?” 聿燕没想过会兜搭得这么直接,她微微怔了一下,说:“不行啊,我得经过公司准假,还有你们韩国人都非常时尚,而我一普通女人,既无美貌,又无美装,不适合与李先生同行。” 李先生不愧为高层精英,他不但有优秀的商业头脑,还有超高的领悟力。他说:“正好,我等会要去SM,要不咱下课一起去吧。”


        聿燕有点飘飘然,似云里雾里做梦的感觉,悄悄使劲掐了自己一把,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展得太快,不够矜持。可是课后,她立时打消疑虑。这里的同学真热情,虽然才上两课,聿燕亲眼见证了某精装美女将酒店房卡交给某总,眼神尽是赤裸裸的暗示。聿燕用眼角斜睨着,心里暗暗衡量着自己。她的眼里也是这样迫不急待吗?她真的做好准备接纳一个如同父亲一样苍老的男人了吗?
 
        突然,旁边的李先生说:“嗨,走吧,SM。”聿燕突地打了一个寒战。她看见身边不足20厘米远的李先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生怕李先生会就此伸出手,搂住她的肩,或是揽过她的腰。但李先生只是穿上外套,说:“发什么愣呢?准备留下擦黑板吗?” 聿燕呼地长出一口气,放松地笑了。

 


   ●11.●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聿燕也梦想过有这么一天,趾高气昂地“杀”进SM,毫不留情地对自己喜欢的,疯狂扫货,还不看标价。


        李先生不急不徐地陪着她,直到聿燕穿着高跟鞋的脚痛得不想移动,才和她一起去某革死贵的餐厅坐坐。聿燕在今天,渐渐品出了老男人的好,他们经过了太多的世间百态,波折起伏,有相当好的涵养和耐性。而且,他们还积累了所剩不多的余生肯定花不完的钱,聿燕拿附属卡狂刷,也不会心痛得眉毛乱跳。


        李先生几乎不吃盘子里的食物。他只是一边用叉子戳新鲜多汁的肉排,一边闲闲地问:“还满意吗?” 聿燕心里当然是满意的,但她嘴巴却是不饶人的。第一次进大商城,就拜倒在信用卡上,以后还怎么混呢?有钱人不是流行一句话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所以,她要做一个不能用钱解决问题的女人。


        她说:“有点太多了是吗?”李先生微笑着摇摇头说:“不多,比起你要给我的,这些实在太少了。”


        聿燕心头顿时一凛。这老男人TM的不但是中国通,中国话讲得好,还句句到位。刚才那句,李先生分明是在提醒她,这就是一场交易,和他买个房产,或是吞一个公司一样简单明了。忽然间,聿燕觉得盘子里好吃到不行的澳洲雪花牛肉,顿时变得没有半点滋味了。


        深夜回到住处,在电梯口碰上要去酒店上夜班的同楼层的姑娘小邹,她看着聿燕手提耀眼刺目的大包小包,她羡慕得失声尖叫了,且直言不讳地说:“妈呀,女人,我以前也没见你那书生男这么慷慨过!咋滴,悄悄绑上大款了?”


        是啊,她说得没错,六年,聿燕从来没有如此奢侈过。 大概这世界上,没有几个女人可以抵御奢侈品迷醉的信息。小邹刚才那眼神就足以证明,女人骨子里都有着致命的虚荣。
 
        聿燕,与一直叫了她六年“宝贝儿”的男人断了以后,跳出“画地为牢”的圈子,是决心不再像以前那样庸碌无为,想让自己活出个样来。上了MBA班是想走一条捷径,更快速地遇上一个富二代,结束自己都剩女的生活,没想到却这么简单而直接地搞定了一个富一代。


 
  ●12.●  


 
        其实,聿燕觉得“搞定”这个词儿没法放在李先生身上。他从容不迫的态度,不像是聿燕精心诱捕的猎物,更像猎人。他根本不急于动手,而是给聿燕充裕的缓冲时间去接纳他。李先生带她去买昂贵的衣服,吃稀有的食物,以物质的欲望来渐渐模糊聿燕的心里防线。然而,他却不知道,聿燕本身的诱诓动机远远超出自己。


        聿燕挤进MBA,似乎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稳妥的未来,可事实上,她有孕在身而千方百计做的一些事情,走的就是一条岐路。因为有太多她曾经精心设计过的事情和她未曾料想的东西,都横亘在中间。比如,她在公司总裁刚到没几天就暗递的一封暧昧书信,以及现在这位李先生未知的各种状况,都显得那么卑劣可笑。


        聿燕眼前时常会浮现同事们的侧目,她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有哪一件事被同事撞见过或者知道了。总之,公司开始有了她的八卦。她常用那句“随他们说去吧,我过着他们梦想的生活”来安慰自己。可是,同事好奇、打探、鄙视、排斥的目光,还是让她无所适从。聿燕发现,一切都在总裁引见她认识李先生以后,渐渐物化了。她原本是想要一场富有的恋爱,但最终却在年龄不相宜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变成了青春与金钱的交易。


        周五的晚上,李先生开车送聿燕回住处。车子停在楼下,却没有熄火,低低的引擎声,引起催眠般的振动。聿燕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忽然说:“问你个问题,如果,明天我不随你回韩国,你会生气吗?”李先生微微笑了,他说:“聿燕小姐,你,不会的。” 聿燕品不出他的笑容究竟意味着威胁,还是不以为然。总之,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富一代比起富二代,多的就是能力和手腕。当他没耐心笑下去的时候,聿燕大概就不用在这个小城这个行业混了。聿燕主动探过头,轻轻地吻了李先生的脸颊,说:明天见!
  
 
  ●13.●   


 
        第二天就是周六了,聿燕向总裁递上一份请假报告,就拖着行李出了公司的门。突然收到书生发来的短信:“宝贝儿,那事不是真的吧?我还在等着你去做体检,准备年底就结婚。” 聿燕很矛盾地愣了半瞬,回了八个字:“ 若缘已尽,又能如何?” 


        是的,如果不是缘尽,她此时又如何能挽上一只陌生却金灿灿的手?换登机牌的时候,大屏幕上出现紧急通知,当日上午10点飞往韩国的航班有误,需调整为次日上午8点起飞。李先生带她定了机场酒店的豪华套房,放下行李后,去机场最著名的招牌店吃了鱼翅捞饭。一天的时间呆着很是无聊,聿燕去机场附近的商场,又淘了几套服饰,狂刷了好几笔,但李先生一点都不介意。


        后来,就是晚上了。李先生叫了送餐服务,红酒美食,暗暗推动着空气里暧昧的温度。李先生主动脱去了一身昂贵的名牌,聿燕便猛遭雷劈般定住了。她恍然发现,缺失了名牌的映衬,李先生的深沉与成熟锐减为零。毕竟已是五十有余的年纪。岁月不饶人,那一身松垮垮的老皮囊,如同农村老家的老妇人反搭在竹竿上的破烂棉被般倒胃口。


        聿燕手都在抖了,却无路可逃。她有点期望书生会破门而入,可,那是做梦。只此一次吧。聿燕在心里默念着,熄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怎么把灯关了?” 李先生不解地问。“懂什么,这叫情调。”


        聿燕咬着牙,贴上去,努力把黑暗中的这具躯体当作是老去的周润发或者是刘德华,抑或是公司那位如风浪雕塑般俊郎的总裁,抑或是同居六年的书生。可是,她的耳边,却忽然响起一声咒骂:“Suck,我的腿有点痉挛了,开灯。” 聿燕摸索着床头的开关,悄悄地叹了口气。这该是她一生之中最黑暗的日子吧。


 
   ●14.● 


 
        凌晨,聿燕腹部痛得难受,透过帘外一丝光亮,床单上有一块深深的颜色,摸摸睡裙,下边粘稠稠的,聿燕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看看身边睡得死死的老男人,轻轻下床,开了洗手间的灯,发现睡裙上都是鲜红的血迹,赶紧去客房的储备柜翻找,还好,里面有包装完好的卫生巾。


        剩下的半夜时光,聿燕腹痛难忍,辗转反侧到天亮。早上,李先生醒来,揽住聿燕的腰,轻轻地刮了一下聿燕的鼻梁,一副慈祥温厚的模样。待起床,发现床单上的血迹,李先生狂喜,一把紧紧搂住聿燕。呵呵,这个老男人误以为自己睡到了一位冰雪清纯的玉女。洗漱完毕,李先生要了聿燕的银行卡,说要给她转一大笔,方能对得起聿燕干净的身子。


        看李先生心情特好,聿燕告诉他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是否可以改随以后再去韩国?没想到李先生居然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还带着温和的笑容送她到出站口。出站后,聿燕赶紧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她,流产了。

回到公司,聿燕向总裁递交了辞呈。公司里虽然有过很多闲言,但没有人知道聿燕这闪电般的富豪生活是怎么回事。离开公司后的聿燕,养了一段时间的病,又收到过几次书生发来的短信。


        每每想起这些过往,聿燕觉得很恶心,久久地不想再谈男女之情。经历了红尘中的聚散,品过人生的苦辣,方知,生命中有太多无法预知的代价,无法抵挡的沧桑,和那无法言说的悲凉......

 



〖清颜原创〗离歌唱响,惜别依依 - 素依清颜 - 素衣盈盈,若水清颜。【原创】曲墨细语,犹忆君 - 陌上纤尘 - 陌上纤尘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心情日记
阅读(3772)| 评论(2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